玻璃棉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玻璃棉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舅舅的亲身经历-【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2 11:43:59 阅读: 来源:玻璃棉板厂家

人类对于鬼魂的传说,几乎是伴随着人类文明的开始,一代代的流传下来。无论是文化差异的东方和西方,还是相隔大洋的不同人种,无论是代表亚洲信仰的《佛经》,还是西方世界的《圣经》对于鬼魂的记载都有着某些惊人的相似之处。那么这些传说倒底是巧合呢?还是随着古时的通商来往相互流传的呢?或者,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另一个世界,而那个世界的居民就是人死去之后所要去的地方,而那个世界的居住者就是——鬼魂。

现代科学否认鬼魂学说,有一些科学家解释了鬼魂说法,他们说,在人的身体中存在某些物质,这些物质类似于能量的消耗,无时无刻不在消耗散发着,而在人临死之前这些物质的消耗达到了空前的爆炸性散发。所散发出来的这些物质不会消失和扩散,而是随着空气飘浮,当遇到特殊的天气或是温度,这些物质就会重新聚合在一起,形成人生前的形态或是声音。可是,真的是这样的吗?如果这些只是某些物质,那么人们所看到的灵魂只是相当于死去人生前的影子,或者是意念,那么影子和意念从某方面讲当然是不会有思想和行动的。可是我下面要讲的这个故事却大大超出了科学设定的说法。

这是一篇发生在我大舅身上真实的故事,已经过去十几年了,大舅才跟人说起,就是因为舅舅当过兵,而且也受过高等教育,他在潜意识里从不相信鬼魂学说。可是发生在他身上的事情却大大超出了科学的解释,所以他一直没有敢跟人讲出来。

我舅舅是家里的大儿子,十六岁的时候当兵去了西安,后来因为成绩突出,被保送到空军军事学校深造,回部队后任连长。所以全家都以舅舅为骄傲,由其是姥爷。

老爷年青的时候就梦想参军成为一名军人,可是由于种种原因,至一直未能如愿,如今舅舅完成了他一生的愿望,所以老爷感到非常的自豪和骄傲,经常笑着谈起舅舅,说,这小子,有出息!

可是舅舅自从参军以后,却很少能回来,三五年都很难回家一次,每次老爷说起舅舅的时候,微笑的脸上却总是有一丝惆怅。后来舅舅任副营长,写信回来,老爷高兴得大笑起来,笑着笑着却哭了,那是一种刻骨的想念啊!

记得那是我三岁的时候,老爷生病住院了,当时我老舅正出差到西安,听到这个消息赶紧从西安回来,而大舅却因为正在军事急训抽不出时间回来。我记得老爷看到老舅带回来跟大舅的合照,一遍一遍地用手摸着,一遍一遍地看着,嘴里不住地说,这小子,这小子……当时所有的人都哭了。

两个月以后,老爷去世了,安葬了老爷以后的第三个月,大舅才急急忙忙地赶回来,他跪在老爷的骨灰前哭得几次晕了过去。

这件事情已经过去十几年了,大舅也转业回来了,可是每次提起老爷,他还总是偷偷擦眼泪,直到有一天,舅舅在我家吃饭时无意中又提起老爷的时候,舅舅才说出了一段关于老爷的让他一生也难以忘怀的奇异经历。

那是老爷去世那年,老舅出差从他那里回家后的第二个月,有一天晚上,天刚刚黑,大舅在办公室里看书,一边看一边想,也不知道爸的病怎么样了,老小儿从我这儿走了两月了也不打个电话过来。正想着,忽然就听见门口有人喊:“报告,副营长,您父亲来看你了。”大舅一听,赶紧要去开门,这个时候外面的勤务兵已经把门打开了,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大舅看见老爷笑微微地走进来。

大舅的眼睛一热,几步走上前去叫着“爸!”就要抱住老爷,可是老爷却一躲,站在一边,依然是笑微微地看着他,大舅赶紧把老爷让到他的位置上坐下,又拿了杯子倒水,他就看见老爷的面色有些苍白,似乎,似乎又有些飘飘渺渺的感觉,可是因为当时太高兴了,也没多想,就问“爸,你怎么来的,病好点了么?谁陪你来的呀。”

就听老爷说:“我已经没啥事儿了,就是想你呀,所以来看看你。你还好吧。”大舅说:“好,好,不用担心,一切都好。妈在家好吧?谁陪你来的呀!”老爷却说:“唉呀,这道上赶路有些渴了。”说着就拿起杯子喝了半杯水,然后说:“你不用惦记家里,家里都还好,只是你一个人在外面,要好好照顾自己啊。”刚说到这儿,就听见外面的勤务兵喊道:“报告,副营长,您家里有紧急电话要您赶快去接一下。”

那时候,电话还没有普及,所以要是打电话,那一个有比电报还重要的事情,我舅舅一听,觉得有点怪,想着爸爸刚来,家里怎么就打电话来了呢?可是也没来得急多想,就对老爷说:“爸,您在这儿等儿,我马上回来,家里打电话来了,可能是不放心您。我马上就回来啊,你等会儿啊!”舅舅一边说一边赶紧打开门往外走,老爷这时候依然笑微微地看着他,可是舅舅却感觉老爷的眼睛里好像,好像有一丝不舍的神情。他就感觉心里一酸,却已经大步小步地走了出去。

打电话的是我老舅,他在电话里一边哭一边说:“哥,咱爸昨天晚上没有了。”我大舅一听,就感觉是开玩笑,就说:“你混呀,有事儿说事儿,怎么拿咱爸开起这种玩笑。”老舅已经在那边哭得说不出来话了,好半天才说:“哥,是真的。咱爸已经病了两个多月了,昨天晚上咽的气儿。”大舅一听,感觉这不是在开玩笑了,觉得脑袋“翁”的一声扔了电话就往办公室跑,跑到办公室一把推开门。

屋子里空荡荡的,一个人也没有,那杯水还放在桌子上,可是老爷却不见了。

大舅就觉得好像有一盆凉水哗地一下从头一直浇到脚,他哆嗦着转过头,看见勤务兵正站在门口,大舅一把就抓住他问:“我爸呢?我爸去哪儿了?”勤务兵是一个刚参军的小孩,一看大舅这样吓坏了,磕磕吧吧地说,营……营长,我没看见有人儿从这屋出来呀!这个,这个您父亲……

大舅就觉得眼前一片漆黑,差一点没晕倒。于是就对勤务兵说:“你出去吧,没事了。”

这件事情就这样过去了,大舅再也没跟人提起过,他就觉得这可能是他出现的幻觉,可是后来,他找那天的勤务兵证实过,那个勤务兵说确实是他把老爷让进屋的,那是他在大舅的办公室门口值勤的时候,一抬头就看见一个老头笑微微地站在他前面说要找大舅。大舅又问大门口站岗的人,可他们却并没有看到有人进来过。

大舅也看过一些关于这方面的书籍,科学的解释说是人的意念波,可是,他给老爷倒的那杯水被老爷喝了一半,而且水也没有洒在地上,那么,意念类的物质可以喝水么?意念类的物质又可以移动物体么?

这个迷直到现在大舅也弄不清楚。不过有一点是肯定,老爷一定是太想念大舅了,于是在死去以后一定要来看一看大舅。所以大舅一直觉得愧对老爷,这么多年过去了,却一直念念于怀。

北京治子宫衰老较好的医院

301医院胃癌免疫疗法

nk细胞疗法一针多少钱呢

北京肿瘤那个医院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