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棉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玻璃棉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VoIP的中国运营障碍何时真正摆脱电信阴影

发布时间:2021-01-22 10:09:26 阅读: 来源:玻璃棉板厂家

VoIP的中国运营障碍 何时真正摆脱电信阴影 第2页:VoIP的中国运营障碍 何时真正摆脱电信阴影 第3页:VoIP的中国运营障碍 何时真正摆脱电信阴影

近年发展起来的VoIP电话概念对中国民众来说似乎还有点陌生,但事实上,在已有数亿用户的腾讯QQ、微软MSN等即时通信工具上,经常有数以万计的网民同时在线进行语音交流,所采用的就是一种基于SIP协议的VoIP。国人对VoIP之所以相对陌生,其主要原因应该是 VoIP仍在“地下”游荡,还未对传统电信形成强大的冲击力。但可以肯定的是,VoIP已开始影响我们的生活了,探讨VoIP在中国可能存在的运营障碍将有助其发展。一、政治经济因素及电信监管

国家安全及政治经济的影响是政府重点考虑的问题,因此政府的电信监管就不仅仅是规范电信市场行为那么简单。应该说,包括美国在内的多数国家对许多新科技及其应用缺乏心理、法律等各方面的准备。例如,没有哪个国家的《电信法》能适合VoIP的监管,甚至无法对它定性。因此各国政府对新生电信的态度不一,监管方式也不一样,出发点各异。

1.安全问题。美国等西方国家对安全的理解更多是从个人安全角度出发,以个体“人权”为判断准则,如个人的隐私、信用卡密码、个人欺诈行为等,有关国家安全问题则不在此考虑范围内。而中国目前更多的是从国家安定团结及意识形态方面考虑问题,电信运营要承担国家安全重任,比如要防止“法轮功”捣乱,必然要设法阻止无法确认主叫号码的电话,PC(web) to Phone就不能公开得到支持。比如无主叫号码的呼叫能否接入公安报警系统,这里可能涉及到人的诚信考验(有可能出现恶作剧)。美国Vonage公司网站要求其用户报警(911)时务必要明示其地理位置,但对传统电信用户就不需要这样限制。

2.经济问题。传统电信业务经过近一二十年的发展,已是各国的主要经济支柱,谁也不愿让它轻易坍塌。但极富创新精神的美国是个例外。美国曾通过司法手段对运营商进行拆分,率先在垄断行业里引入竞争,但随后发现分拆的效果并不好,老牌的AT&T和世通问题严重,美国本土运营商竞争力下降,于是政府又借经济利益之名对运营商进行纵向重组合并,但对技术和应用领先的VoIP则网开一面。2004年12月,美国上诉法院第八巡回法庭裁决,明尼苏达州公共事业委员会不能像对传统电话那样监管VoIP电话。这个裁决支持了联邦地方法院在此前做出的判决,意味着VoIP在美国被定位为增值业务而非传统电信业务,Vonage等新兴的VoIP服务提供商取得了一场重大的胜利。

美国之所以喜欢“折腾”,在于他们有引领世界的技术和专利,从政治经济角度完全符合美国的国家利益。很多国家不可能学美国,中国更是如此,如何面对利益集团,如何对VoIP定性和考虑支撑性政策,如何面对新电信价格体系的全面修订等,对中国的政府监管机构来说,不仅涉及面广,难度也大,已被3G搞得焦头烂额的监管机构目前尚无暇顾及VoIP在中国的发展。

二、接入方式及基础电信运营商的态度

不借助基础运营商的宽带接入或SP提供的接入,独立的VoIP运营商犹如空中楼阁。基于互联网的一项业务,类似VoIP的即时通信目前处在免费状态,因此基础运营商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一旦VoIP变成收费业务并形成与基础运营商传统业务的替代关系时,问题就没那么简单了。

1.基础电信运营商态度。虽然电信改革已进行多年,但主导基础运营商的心态并没有太大变化,从目前因竞争导致的运营商之间人为设置互联互通等障碍来看,未来将对传统电话形成强大冲击的VoIP必然遭到所有基础电信运营商的排斥。如美国的SBC对AT&T开展VoIP没有任何限制,但却在它的几个本地网中拒绝为Vonage的VoIP用户接入当地类似911的应急服务体系,为此还引发了一场诉讼案,缘由是一位Vonage用户遇袭无法报警。对目前密切关注3G的国内几家基础电信运营商来说,虽然大家整体上对NGN技术的态度是积极的,但对VoIP的概念取值却有明显差异。如有着深厚运营背景的中国电信不屑于来自计算机标准,同时QoS又有缺陷的“低档” VoIP,而且发展“低档” VoIP无疑在挖自己墙角,损害自己的利益;中国网通虽是宽带业务和VoIP的积极倡导者,但其根本心态跟电信是一样的;移动、联通在汇接局以上的局所正在通过网络优化逐渐朝IP内核化方向改造;铁通对待VoIP的态度比较暧昧,缺乏力度和方向;卫通则苦于资源短缺,打造的软交换平台很难投入到一种适用的商业模式中去。

2.接入是VoIP发展的关键。非主导基础运营商把发展VoIP的接入希望寄托在主导运营商的身上,美其名曰为“发展它网用户”;虚拟运营商则把VoIP的接入希望寄托在所有能提供宽带接入的基础运营商身上。目前国内拥有近1亿户的宽带用户,这些用户真的会给VoIP带来全部的希望吗?答案是不确定的。在美国,被SBC收购前的AT&T曾苦于没有自己的本地网,看见长话日益被IP分流,只能激进的力推VoIP,并为解决接入问题,曾计划与Intel合作强势推广WiMAX;日本Yahoo BB 则通过租用NTT 用户线的高频段来复用数据业务。中国目前的竞争状态尚不允许(也不可能)跨网资源租赁模式出现,即使能租用用户线或端口开展VoIP业务,VoIP的资费优势也将荡然无存。目前VoIP的资费是由运营商的网间结算单价决定的,价格相对于标准价格看上去有优势,而实际上在目前充满价格战硝烟的市场里,VoIP的价格优势并不明显,问题的关键在于传统电信价格有人管,VoIP价格没人管。

玄天神魔录ios版

j比赛大厅手机版下载2019官网

女神幻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