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棉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玻璃棉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三线人的青春与暮年

发布时间:2020-07-13 17:13:07 阅读: 来源:玻璃棉板厂家

多年以后,罗尘带着纪录片团队重回三线时,想起的是父亲将他扛在肩膀上走在刚竣工的湖南省煤炭机械厂的那个傍晚。一当时夕阳西下霞光满天,工厂里四处红彤彤的,厂区后面的家属区还在建设中,热火朝天,人声鼎沸。

父亲也还年轻,一路走得斗志昂扬,他指着四处,对5岁的儿子说,你看,这路,那电线杆,还有学校,都是他们一手搞出来的。

这是一块新开辟的天地。

罗尘1979年出生在湘中腹地的三线工厂,16岁时离开,先去长沙,然后是北京,当时他年轻气盛,只觉得窝在山沟的工厂缺乏希望。他先写小说,后来拍纪录片,成为大城市里的文艺男。一次拍电影选景,他重回工厂旧址,才第一次知道,那么一大片区域,有一个统一的称谓:三线地区。

作为三线的后人,我一直并不清楚那段历史。罗尘说。他发现,原来熟悉的东西其实很陌生。

罗尘决心要寻找失落的世界,用两个月时间拍摄,又花了一个月剪辑,最后完成了一部10集纪录片《三线往事》。

一场神秘的报效祖国运动

幼年呆过的工厂,荒草疯长,没什么人,但凡有一些路子的人,都离开了。厂房成了村民的猪圈,非常破败。他又到贵州一带看景,那里的三线工厂也很凄凉,红砖瓦房,五角星,毛泽东像,标语,都在,但物是人非,我亲身经历过曾经的繁荣的热气腾腾的场面,怎么现在就变得如此冷清凄凉?

当年的工人都已风烛残年,并已经随着工厂的衰落离开了当地。然而他们到哪儿都感到有些格格不入,为了记忆能有所依托,他们自发组建了许多联谊会,找到一个就会找到一群。

罗尘说:他们特别愿意倾诉,因为好多年没人关注他们曾经的辉煌年代了,那时一个八级钳工是很牛的,有种自豪感,我有技术。

那也是一场运动。它不同于知识青年下乡,也不同于文革串联,它是一场报效祖国的运动。

上世纪60年代,国际局势紧张,中国周边战火不断。当时中国主要的工业70%分布在沿海大中城市。为了备战备荒,国家在第三个五年计划里提出全面重点抓好三线建设。

所谓三线,是从地理上划分的,沿海地区是一线,中部地区是二线,西部纵深地带是三线,涉及13个省和自治区。三线建设从1964年至1980年,共投入2052,68亿元,几百万工人、干部、知识分子、解放军官兵和上千万的民工建设者,就像罗尘父亲那样,从各自的故乡出发,来到西南三线地区。

当时有一句口号:备战备荒为人民,好人好马上三线。

倪同正当年就是这好人好马中的一员,他从上海出发,奔赴四川彭州山区,在那里参与建设了锦江油泵油嘴厂。

如今已是花甲老者的他,回到上海,创建了三线锦江人博客,这成为他们三线人的一个联谊窗口,除了当年的锦江厂的同事,别的工厂的三线人也慕名而来,寻找共同的回忆。

倪同正很喜欢电视剧《三国演义》的片尾曲:湮没了黄尘古道,荒芜了烽火边城,岁月啊,你带不走那一串串熟悉的姓名

按照当年的习惯,倪同正称自己是支内,支援内地建设之意。三线在当年是一个隐秘的词儿,从未出现在公开的报道中,甚至连具体的通信地址都没有,对外,每个工厂只有一个经过编号的信箱作为代表。

多年后,贾樟柯拍摄了一部关于三线的电影《24城》,讲述一个编号为402的成都三线老工厂,专事生产飞机发动机,如何变成了商业楼盘24城。他去成都取景,想看看工厂的全貌,就爬上附近的制高点一座立交桥,只看到一片浓密的树林,隐约有厂房的影子,但是什么都看不见。

三线这个词真正出现在《人民日报》上时,已经是80年代以后。然而30多年过去,这段历史始终徘徊在主流之外。

今年76岁的国家计委原三线建设调整办公室主任王春才,退休后一直致力于记录三线,他曾写过一本书,题目是《彭德怀在三线》。他说,北京一家媒体在发表他的《苍凉记彭总》时,将文中几次提到的彭德怀在三线那时,彭德怀元帅在大三线任第三副主任,分管电力、石油、天然气和煤炭都改成了彭德怀在三八线。

编辑事后来找王春才道歉,他笑了笑说,没什么,都怪我们宣传三线太少了。

除了火葬场没有。该有的都有了

刘光武31岁那年,从无锡油罐厂调到四川彭州地区支援三线建设,他们厂子是当时全国仅有的一家油罐厂,很多人起初并不愿意离开无锡这个鱼米之乡。当时厂子里召开2500人的全体职工大会,党委书记会上宣布:这是毛主席定的任务,是政治任务,不管你愿不愿意,都必须主动报名,接受党组织的挑选。

罗尘找到他时,他说当年没觉得太苦:知识分子过田园生活,想想其实也还比较惬意。那是三线建设高潮期,全国人民生活也普遍简单,工厂自己开发了豆腐房、煤房,还修了邮局,办了商店,除了火葬场没有,该有的都有了。

潮州定制西装

厦门设计工服

菏泽制作职业装

条纹衬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