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棉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玻璃棉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让民资进入仍是国企改革重要选项

发布时间:2021-01-21 14:15:09 阅读: 来源:玻璃棉板厂家

让民资进入仍是国企改革重要选项

是否真心愿意与非公有制企业合作,不仅是下一步国有企业改革的关键问题,也是民间资本能否重拾投资热情的重要问题。  国有企业在与非公有制企业合作过程中,放弃控股权,是否就意味着有政治风险呢?等等。这些问题不仅要考虑,更要解决。  从前些年轰轰烈烈的国企改革,让民间投资者投资热情得到充分释放,到近年来国有企业失去边界的快速扩张,让国进民退的担心再次出现。虽然时间跨度并不算长,但产生的心理落差却很大。  国企、特别是央企,到底应当进还是退呢?进,向何处进,退,往何处退,进到什么程度才算合理,退到什么水平才算公平,已不仅是一个经济问题,也是一个社会问题、政治问题,不仅要从战术上提出改革的方法和路径,更要在战略上提出改革的目标和方向。只有目标和方向明确,改革才不会走歪路,改革才不会出问题。毕竟,国有企业是国民经济支柱,必须在国民经济中发挥主导作用。  反过来,国有企业如果在体制、机制等方面不适应市场经济发展要求,而单纯依靠对政策、资源、市场等的垄断和控制来发展、来竞争,不仅自身发展不好,而且会影响市场经济秩序的完善,影响其他市场经济主体的健康发展。更重要的,以这样的方式发展,只能做“门槛王”,而没有能力参与国际竞争。这几年,国有企业大而不强、高而不壮的问题已经日显暴露。如进入世界500强的61家中国企业中,59家是国有企业。而进入世界500强的国有企业,却没有一家能像华为公司那样具有自己的核心技术和核心竞争力,具有让跨国公司胆战心惊、夜不能寐的竞争实力。  这种现象,也引起了有关方面的重视和关注。国资委副主任邵宁日前在接受媒体专访时表示,2012年在继续抓好国有大型企业自身改革的同时,国资委将采取有力措施促进其与中小企业、非公有制企业的共同发展。  这并不是什么新思路,但是,在国有企业、特别是央企扩张热情十分高涨、扩张速度前所未有的情况下,提出这样的要求,还是颇具针对性和现实性的,至少,它能够有效缓解一下公众对“国进民退”现象的担心。  现在的关键是,在国有企业过度强势、扩张欲望过于强烈、对民营企业大有收编之意的情况下,如何让民营资本参与到国有企业、特别是央企的改革中来,形成更加合理的企业治理结构和资本构成体系,是值得好好研究和思考的问题。因为,自提出国有企业改革思路以来,尽管前些年“民进国退”的步子很大、速度很快。但是,实事求是地讲,退的都是一些地方中小型国有企业,改的也是一些已经无法生存下去的企业,效益好的企业,特别是中央企业并没有在改革上取得明显进展。垄断企业、对政策和资源具有支配权的企业,仍然是完全的国有企业或国有具有绝对控制权的企业。  显然,要想让民间资本参与国有企业的改革,要想让国有企业与非公有制企业合作发展,首先要解决国有企业愿不愿、想不想的问题。要知道,前些年在推进国有企业改革过程中,也有过部分垄断行业向民营资本开放的探索,但是,实践证明,所谓的开放,更多的是形式上的,而没有实质性内容。如民用航空领域,曾经那么高调地对民营资本实施开放,结果是,当民营资本轰轰烈烈地进入到民用航空领域后,才慢慢发现,一切并没有想象的那么美好。民用航空对民营资本开放的是玻璃门,而不是房间门。民营资本进入民用航空领域后,在航线资源、政策资源、环境等方面,完全与国有航空公司地位不平等、待遇不平等。目前,还能在民用航空领域苟且偷生的民营航空公司,已经几乎没有了。  所以,是否真心愿意与非公有制企业合作,不仅是下一步国有企业改革的关键问题,也是民间资本能否重拾投资热情的重要问题。那么,有关方面将以怎样的手段促进国有企业与非公企业的合作呢?“新36条”及其操作细则,能够解决好这方面的问题吗?  假如国有企业能够与非公有制企业合作,但是,以什么样的方式合作,也是需要认真考虑的事。因为,从近年来国有企业、特别是央企与非公有制企业,甚至是地方政府的合作来看,“控股权”都是国有企业合作的首要条件。也就是说,没有控股权,国有企业是不会同意合作的。这就带来一个问题,只要国有企业不放弃控股权,与非公有制企业的合作就很难推进。因为,如果继续以控股权来推进国有企业与非公有制企业的合作,就等于是“国进民退”,就失去了合作的意义。因为,市场经济体制下,最重要的是公平,地位的公平、资本合作的公平、竞争的公平。失去公平的合作是不可能成功的。  那么,国有企业能否按照市场经济规律,不死守“控股权”这一不平等条约呢?有关方面能否在这方面给企业更多的自主权、能否不给国有企业提出这方面的要求呢?国有企业在与非公有制企业合作过程中,放弃控股权,是否就意味着有政治风险呢?等等。这些问题不仅要考虑,更要解决。  当然,在推进国有企业与非公有制企业合作过程中,无法回避的一个问题,就是垄断问题。因为,从我国目前的实际情况来看,垄断已成为市场经济秩序建立和完善的最大难题之一,也是最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之一。垄断不破,对民营资本开放,与非公有制企业合作,就是一句空话。但是,如何打破垄断,如何让民营资本进入到垄断行业,不仅涉及经济体制改革,还涉及政治体制改革,如国有企业的地位、国有企业经营者的管理、资源的分配、政策的公平性等,都需要作出重大调整。真可谓牵一发而动全身,有关方面能够“放权”吗?能够按照市场经济要求去失去垄断行业的改革吗?  总之,让国有企业与非公有制企业合作,问题的关键不在非公有制企业,而在国有企业,在相关职能部门。只有国有企业和相关职能部门的思想解放了、观念更新了、思维开明了,国有企业与非公有制企业的合作才有基础,才能真正地向前推进。让民资进入,仍是国有企业改革的重要选项。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