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棉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玻璃棉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撒谎是父母的天职

发布时间:2020-07-13 12:43:35 阅读: 来源:玻璃棉板厂家

父母永远在撒谎很难评价这到底是好还是不好,因为这似乎就是父母和孩子关系的全部秘密所在。

父母最擅长三种谎言。一种是替孩子消毒,一种是替孩子判断,一种是替孩子生活。每一种都号称善意,每一种都打着保护的旗号,每一种都曾出现在感人肺腑的亲情故事里赚人热泪,每一种都让孩子在成人后郁闷愤怒委屈后悔,最后却化成一声叹息:他们也是为了我好。

首先是消毒式的谎言。每个曾经在床头给孩子念很久很久以前的母亲都撒过这种谎。我一直把童话的发明当做一个标志,一个孩子的世界正式失真的标志,一个父母撒谎具有合法性的标志,一个从未有过的人类阶段正式启动的标志:那就是一个无菌的时代。所谓无菌,就是隔离了任何关于性、金钱、罪恶、死亡的秘密,隔离了一切真实的事物。

父母维系这种无菌的环境,在一定程度上是无效的。因为生活的本质就是一团团亲昵的龌龊,一坨坨带菌的诱惑。如果不将孩子用谎言放进带菌的生活中,也许这些真实汹汹来袭的时候就不会显得那么生猛,那么颠倒晨昏摧枯拉朽,反而有种略带不洁的、熟悉的温暖。

另一种父母擅长的谎言,就是替孩子判断。

我们从小被告知:食物要么是可以吃的,要么就是有毒的。书要么是可以读的,要么就是有毒的。朋友要么是可以结交的,要么是有毒的。人要么是可以模仿学习的,要么是有毒的。人生要么是美丽的,要么是有毒的。

一切都被规定在固定的经纬和鲜明的范围内,而这界限必须依靠谎言来维系,要么是吓唬,要么是一日复一日苦口婆心地圆谎。

这是最根深蒂固的谎言。我回家的路上会经过一所小学,有时候傍晚出去买晚饭,总是遇到家长接孩子的高峰期。

我看到每个孩子一头栽进妈妈怀抱,然后被妈妈警惕地死死拽住。那是一条窄窄的通道,道路旁边就是各种小吃摊,几乎每个孩子都死死地盯着那些散发香味的摊位,哭喊:我要吃这个我要吃这个!妈妈往往回应道:这个不卫生,吃了肚子疼。

我看到那些孩子骤变的惊恐的脸,总是乐到翻。从一个儿童的视角来看,当大人绝对的保护者、教导者指明一件东西时,他们传递的实质和它所表达的物体之间,很难以发现有插入错误的可能。

父母承担了一切的判断工作,我曾听过很多父母说过,替孩子判断,辨明这种是非曲直明暗转折是他们的天职,简直是神圣的天职。仿佛他们前几十年全部的生活经历,都是一次悲壮的神农尝百草,帮他们的孩子辨别出一切善与恶,可与不可,最重要的有益的和有害的。

我每次听到这样的话,总是无言以对。若是要回应的话未免太粗暴和残忍了。我不信任家长的判断,我不信任家长在是与否之间用几十年的人生换来的那条界限。

而孩子真正开始成长,是他们开始把这条用谎言描黑描实的界限模糊的时候。在纯白中渐渐看出瑕疵,在叛徒和英雄、卖国贼和烈士之间看出妥协的余地,在坏人中看出唏嘘可怜的余地,在有毒的事物中看出纵身一跃的甜头。

佛语有句话,叫做我眼本明,因师故瞎,我想这句话同样适用于充当师的家长,而瞎就是被蒙蔽的童年,直到孩子意识到我眼本瞎,因我故明的时候,才开始真正的成长。

第三种谎言,就是替孩子生活。

我发现了一个有趣的趋势。现在的家长似乎已经不再骗孩子世界是多么的美好,而是把谎言范围缩小到孩子你是多么的好。父母将自己所缺的一切都一股脑儿地加进孩子未来的生活:安宁、舒适、和谐、富裕、一夫当关万夫莫开、逢佛杀佛遇魔杀魔独孤求败百战无敌。

我有一个表弟,五六岁,父母离异,他归他母亲。每年放假回家聚会,我都会遇见他们母子。每年遇见他们,他们几乎都在进行同样的活动:母亲把孩子放置在自己的腿上,然后几乎是呓语一样在他耳边向他承诺他未来的美好:你会考上北大会出国

父母有一种带有魔幻色彩的本能,就是将孩子的人生和自己的人生置换。

所以父母们粉饰、撒谎,而即使我们明知道这是谎言,知道孩子没办法生活在一个布满真话的世界,知道所有的保护都是过度保护,却还要说这些谎言都是善意的,即使带来了一系列恶的效果仍无法否认它本质的善意。因为在置换的人生里,孩子即自己,利己即利他,害他即害己。

锦州订做工服

平凉职业装制作

茂名西装订做